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>企業文化>>辰州文苑
  • 辰州文苑
我的母親
【時間: 2017-03-09】      

        母親走了。
     母親順著父親的腳印,去了遙遠的天國。
     我愛我的母親。特別是她勤勞一生,很多事情是值得我永遠回憶的。
     母親的娘家在新化縣鷓鴣鄉蝦溪村,光聽地名就很有詩情畫意的了。祖屋那個地方叫做“老人灣”,小時候我和表弟下河挑水,表弟挑著水桶邊走邊唱,“一根扁擔三尺三,一肩挑到老人灣”。“老人灣”山清水秀,屋后蒼松翠柏,屋前良田阡陌,小溪沿山腳婉轉流淌。灣里住著外公兩兄弟,后來分枝分杈,如今“老人灣”只有兩位表弟居住,都姓曹。
     對于外婆家,我知道的不多。第一次去外婆家,那年十三歲,正值文化革命,母親將我們兄妹送到外婆家躲避武斗,住了一個多月。幼時的我感覺農村很窮,親戚只能顧及眼前的衣食,人情往來也是斤斤計較,沒有功夫談論什么過去的光榮,至于“家譜”這字眼,根本就沒有聽他們說起過。
    母親出嫁的時候,那年十八歲。父親十歲的時候在新化城里學習紡紗織布,織的布叫做“家織布”,有銅錢那樣厚。織好的布能染上顏色。出師后父親游走鄉村,為人家上門織布。這期間經人做媒,認識了母親。父母結婚的時候,爺爺奶奶已經過世,父親的姑姑給了五塊光洋,將母親娶進了門。
     新中國成立后,父親遠離家鄉,來到桃源縣桃安礦區參加社會主義建設。不久,母親背著布袋,帶著換洗衣服也來到了大山中的礦區。沐浴著共和國早春和熙的春風,我們五兄妹相繼降落在了礦山的土地上。隨著我和姐姐還有大妹妹的出生,一九五七年,母親辭去礦山工作,成了一名職工家屬。
     母親生在農家,一生勤儉誠實,身體也好。這一點其實極為重要,假若我們沒有這樣的一位母親,我們的家庭生活恐怕就要大大的打個折扣了。
     礦山是艱苦的。父親忙于工作,家務全憑母親一人打理??笄煌ú槐?,買米要到二十五華里以外的西安礦區去挑米。蔬菜沒有供應,全憑自己在山坡邊開荒種植。平日里母親上山砍柴,管理菜園,喂雞喂豬,沒有更多的時間照顧孩子,任由我們大的帶小的,自由成長。母親整日地操持著家務,我和姐姐小時候就很自然地在旁邊幫她的忙。住在桃安礦區的時候,那年我四歲,我和姐姐陪同母親到山里去撿柴,姐姐看到溪邊一條飯碗粗的烏梢蛇,以為是柴火,用手一摸,烏梢蛇開始慢慢蠕動,姐姐說道:“媽媽,這個柴火還會動呢!”母親一看是烏梢蛇,牽著我倆就跑。其實母親的膽子很小,早已嚇得不得了,看到蠕動的烏梢蛇,首先想到是我們的安危。小時候看見母親在灶上汗流滿面地做飯,我和姐姐自覺地抬著水桶到小溪里去抬水,看到水缸里滿滿的,姐弟倆感覺勞動很光榮。父親不喝酒,喜歡吸煙。為了省錢,母親專門種了旱煙,每天早上母親帶我去地里捉煙蟲,吃了煙葉的蟲子樣子很可愛,綠茸茸、肥嘟嘟的。三年自然災害期間,母親開荒種包谷,蕎麥等,我和姐姐坐在樹蔭下看著母親勞祿的背影,感覺母親是天下最能干的人了。
     母親為人純樸,性格和藹。在我的記憶中從沒有打罵過孩子們,也沒有同任何人吵過架。兒女的生命,是不依順著父母所設下的軌道一帆風順前行的,所以老人總免不了傷心和擔心。偶爾我們淘氣犯錯,母親也不會打罵。母親沒有上過學堂,雖然沒有文化,教育子女沒有大道理,對犯錯的兒女,總是恨鐵不成鋼。這時母親的里噙著淚水,輕言細語,反復交待我們要聽話,要做好人。潤物細無聲的教誨,再叛逆的兒女也會依附于恩愛的母親。
     母親四十歲的時候,和礦區家屬們一道走出家門,參加了家屬服務連工作。由于身體好,勞力好,為人和善,凡是她能做到的,都是有求必應。但是吵嘴嘔氣,永遠沒有她。她寧吃虧,也不與人逗氣。在服務連,母親擔任生產組長直到退休,那是母親一生中唯一的職務,每月的口糧由24斤調整為25斤。重新工作的媽媽們,以飽滿的熱情積極參加礦區建設。她們修公路、篩河沙、淘河金、開荒種菜、開山放炮、回釆礦石??笄祿碩?,叔叔、阿姨尊稱為“滿滿”,不太熟悉的統稱為“滿滿”,相處長了,“滿滿”前面加上姓氏,更為親熱,也是尊稱。母親姓曹,同事們都叫她“曹滿”??笄淮?,家屬服務連的林滿、丁滿、曹滿名氣卻很大,三個滿滿的名字叫做:林花容、丁元珍、曹田娥。“曹滿”的稱謂,聽來有些土氣,卻讓我感到親切,也讓我自豪。在艱苦勞動中,媽媽們建立了樸素而又真摯的友情,直到老年,她們也是經常往來,后來走不動了,由孩子們來傳遞媽媽們的信息和祝福。平常的日子,母親總是念叨著那些同甘共苦的姐妹們,常??鄱怕搶霞氳鬧竿?,數落著誰又走了,一年里又走了幾個老姐妹。每走一個曾經的姐妹,母親就會難過好幾天。有人說,從西安礦區走出來的人親熱,齊心。是的,西安山水不僅養育了礦山人,父輩們的優良品德和親情友愛,也是后代人的楷模。母親為人友善、平易待人的性格,也影響了我的一生。
     一九七二年底,我參軍入伍。臨走前,母親特意納了雙千層底的燈芯絨布鞋,告訴我無論走到哪里,都要堂堂正正做人,清清白白做事,要永遠記得養育我的礦區,還有山旮旯里的親人們。出發前的那天早上,母親緊緊地拉住我的手對我說:我就不去車站送你了,因為分別的時候我會哭,對你影響不好。這就是我慈祥的母親,時時事事想著兒女,唯獨沒有她自已。
     母親最大的特點是一生不曾脫離過勞動。二0一0年二月,相濡以沫六十多年的父親告別了母親。父親的離世,對母親的心理是個很大的打擊。幾天時間,母親蒼老了許多,身體大不如從前,話語更少,飯菜也不能自理了。從那以后,弟弟和妹妹輪流護理著母親,弟妹的精心照顧,讓寂寞的母親得到些許心靈寬慰,看到兒孫們快樂成長,母親臉上也會洋溢著慈祥的笑意。
     憑心而論,我是一個不孝順的兒子。以前忙于生活,四處奔波,很少顧及父母的生活起居。退休后迷戀于山水風光,熱衷于騎行攝影,很少回家看望母親。雖然回家次數不多,心里卻時刻惦記著母親,這些年我最怕接聽弟妹的電話,時刻擔心著母親的健康。母親彌留之際,我去了外地與戰友相聚,為的是戰友情誼,也是為了一份承諾。那天晚上十一點多鐘,妹妹電話說母親恐怕已經不行了,連夜租車回家,見了母親最后一面。
     跪在靈堂前,兒孫們聲聲呼喚著敬愛的母親。躺在靈柩中的母親,依舊平和慈祥。任憑兒孫們聲嘶力竭的呼喊,母親依舊睡得很沉,很香。
     我應該感謝母親,她教給我應該怎樣與困難作斗爭。兒時我在家中已經飽嘗艱苦,使我在后來的工作中再沒感到過困難,沒被困難嚇倒。母親給了我一個強健的身體,一個勤勞的習慣,使我從來沒感到過勞累。
     我應該感謝母親,她教我怎樣做人,要我認真讀書。父母沒有讀過書,他們懂得文化的重要。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家里的書信就由我來念了,也由我給外婆家寫信,從那時起,我愛上了寫作,作文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。
     我應該感謝母親,母親給了我生命。我之能長大成人,是母親的血汗灌養的。我之所以能成為自食其力的人,是母親感化的。雖然我的性格剛直不阿,那是父親的基因。然而樂于助人的習慣,則是母親傳給的。
     有人說:父愛如山,母愛似海。我認為媽媽既像大海,也像高山。從我懂事起到她離世,看到她豐滿的臉龐上皺紋一天天地增多,也看到早先矯捷的身影一天天地變緩,直到最后的步履蹣跚。但是無論怎樣改變,母親的話語中始終飽含著善良,眼神里一直充滿著慈祥。
     寫到這里,淚又遮住了我的雙眼,我又想起善良而又慈祥的母親??墑譴饒覆換嵩倨諗巫盼伊?,她已入了土!
     唉!還能說什么呢?心痛!只有心痛!(張怡華)

公司簡介 | 企業文化 | 供求信息 | 友情鏈接 | 联众德州扑克靠谱吗 | 招標入口
湖南辰州礦業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05000690號
電話:0745-4643501 傳真:0745-4643255 地址:湖南省懷化市沅陵縣官莊鎮
技術支持:懷化辰州機電有限公司信息部